【记者走基层】技术劳模李罗斌:农民心中的“财神爷”

2014-07-14 09:38 来源:湘潭在线 作者: 刘赟编辑:龚浩敏 [评论][投诉][发帖][投稿]

| | |

李罗斌(右)与同事一起考察水稻生长情况。(记者 欧阳天 摄)

李罗斌(右)与同事一起考察水稻生长情况。(记者 欧阳天 摄)

记者走基层之回访劳模

湘潭在线7月14日讯(湘潭晚报记者 刘赟)打开地图,要找到雨湖区的“泉塘子”,还真得费一番周折。

然而,这个地图上毫不起眼的地方种出来的水稻,却吸引了江泽民、朱镕基、温家宝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临视察,180余人次的农业官员、专家和学者也先后慕名前来参观拜访……

“中国有句古话,叫‘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就栽培杂交水稻而言,就该是‘上有天堂,下有泉塘’了。”前国际稻作研究所所长斯·瓦·米纳森博士深入考察后,曾发出这样的感慨。“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院士也多次说:“我的压台戏在泉塘子。”

泉塘子在中国乃至国际的舞台上大放异彩,离不开泥腿子出身的全国劳动模范、高级农艺师、泉塘子农技站站长——李罗斌。

近日,湘潭晚报记者走进泉塘子,走近这位72岁高龄,仍耕耘在我国农业科技第一线的智慧老人。

他是湘潭大学第一批学子

李罗斌,1942年出生于湘潭县泉塘子乡栗子塘村(现雨湖区姜畲镇栗子塘村),是湘潭大学第一批学生。

聊起求学,李罗斌的经历与今人不同——1958年初中未毕业的他,直接进了当年才创办的湘潭大学,入读农学系,攻读作物栽培专业。

这所由毛泽东主席亲自倡办、亲笔题写校名、亲切嘱托一定要办好的大学,集结了当时湘潭县最优秀的教师,教学方式也很灵活,十分讲究理论与实践的结合。

“比如,学园艺知识,学校给划了几十亩地做实验田,一边学课本知识,一边去试验田操作。”李罗斌坦言,自己的农学基础与职业素养就是在湘潭大学培育的。

他至今仍铭记并践行着毛宇居(一作毛禹居)先生在湘潭大学作报告时,极力提倡的“学以致用”精神。不过,湘潭大学很快因故停办,李罗斌转入高中学习。1962年6月,差半个月毕业,即将参加高考的他主动辍学了。

为救父亲毅然放弃高考

原来,李罗斌在家排行老大,不参加高考,是为了挑起家里的重担——因饥饿,他的父亲患上了严重的水肿病,生命垂危。

“那时,能吃上一顿饱饭,去死都可以!”李罗斌说,为了挽救父亲的生命,挣钱补贴家用,提前辍学的他辗转湘潭、株洲、岳阳3地,整整干了7年苦力。

李罗斌的勤劳苦干,救了父亲一命,也令全家都能维持着温饱生活。期间,他家还盖了一栋200余平米的泥砖房,且没欠一分钱债、一斤粮债,着实羡煞了远近村民。

苦力工成功转行做技术员

1969年,李罗斌回到了老家。

那个年代,高中生兼有农学基础的他,很快被泉塘子公社领导相中——他被任命为新成立的农业科研组组长。

突然要从事农业技术推广工作,李罗斌兴奋之余,不免惆怅。兴奋的是,当年学的农业知识有了用武之地;惆怅的是,在外打工多年,脑海中的知识还够用吗?

这种担忧很快烟消云散。原来,李罗斌的农业科研组与当时的湘潭地区农科所离得不远。

为了学到知识,服务生产,李罗斌要么去农科所虚心请教从北大毕业的叶承思老师,要么带回资料自学,要么干脆把叶老师请到家里或者田间,现场解决难题。

“我记得从叶老师那拿了10多本小册子,都是干完活,晚上点着煤油灯看,清早醒来,一扣鼻子,指头乌漆抹黑的。”

认真的李罗斌干出了成绩。他负责技术输出的大队,在人多地少的局面下,当年粮食产量跃居泉塘子公社第一,引发轰动。

“财神爷”到哪哪有粮

1971年9月,泉塘子(公社)农技站成立,李罗斌成为3名组员之一。

在农技站里,农技员是被“绑在”公社书记腿上的,哪里落后,书记就去哪里蹲点,农技员就得跟到哪里。

对于蹲点,李罗斌的回忆有传奇,也有心酸,但更多的是对粮食珍贵最刻骨铭心的领悟。他清楚地记得1972年10月去棋盘大队(今棋盘村)槽门生产队蹲点时,当地刚收割完晚稻,可在11月17日,就有7户村民反映家里没粮了。

“人无粮吃,牛没草吃,队上无钱用。用一句乡里话来说,就是:帽子打米,九冇十冇。”李罗斌概括了当年的情景。

为了改变这种局面,李罗斌蹲点时什么都要管:什么时候播种合适,什么时候插秧妥当,什么土壤种什么品种,撒多少肥料,该怎么治虫……别以为简单,直到20世纪80年代,仍然有人笃信求菩萨、点火把能治虫呢!

每月至少有25天,与村民同吃同住同劳作,这样的蹲点指导有了回报。第二年,槽门生产队稻谷增产了9万多斤,平均每亩增产超过470斤。

粮食多了,甚至超过了当时的人均口粮指标。队里决定每个人留100斤谷,不放在年终决算表。

这100斤谷怎么分呢?当时有些家庭劳动力少人多,主张按人头分;而政治队长家里劳动力多人少,主张多劳多得。意见出现分歧,这位政治队长一时想不开,喝农药自杀了。

即便时间已过去长达41年,李罗斌依然难以释怀。7月4日,当回忆起这一幕时,老李眼里噙满了泪水,他沉默了54秒,最后吐出一个词:不好形容!

生活还得过,蹲点还在持续,种粮捷报接连传出。

1975年,李罗斌蹲点的尚泉大队(今尚泉村)许家生产队,全队不到140人中46个是光棍。当年,稻谷增产了12万多斤,有了口粮后,光棍们陆续脱单。

1979年,李罗斌冒险(公社未批准的蹲点地)接受队长曹长华请托,抠出余闲及就寝时间,暗地前往青亭大队(今青亭村)新农生产队蹲点。最后,这个地方年终稻谷增产19万多斤。

过年时,曹长华带着乡亲们,挑了条队上最大的重达17斤的鱼,外加一担稻谷,赶了10里路,送到了李罗斌家。盛情难却,鱼收下了,稻谷被退回了。

没多久,乡亲们将稻谷碾成米,再次送上了门……

农技承包开湖南先河

“他思想开朗,看得远,也看得准。看准后就坚持搞,且都成功了。”共事39年的姜铁明,认为李罗斌善于思考,看问题深刻,懂得创新。

1980年,全国农药浪费惊人。当年,湖南农学院实习的大学生,在泉塘子公社19个生产队调查发现:承包责任制后,每亩农田农药成本高达8.46元。

李罗斌从中嗅到了商机。他立马组织测试,证明治虫根本花不了这么多钱。他决定对农民的责任田进行治虫承包。

他的承包方案,获得了上级领导的赏识。第二年,3个大队(村)1845.6亩责任田的治虫工作,被泉塘子农技站承包了下来,每亩收价7.5元。

承包前,李罗斌郑重承诺村民:你们只管领药回去治虫,打出问题由农技站包赔。事实证明,这种开湖南先河的承包方式,令村民、农技站及上级领导都很满意。

经此一役,农民生产成本低了,平均每亩增产近20公斤。而农技站也赚到了第一桶金,每亩净赚3.27元,6000余元的纯利润在当时可是一笔天文数字。

1982年,农村承包责任制全部到户。为了满足新时期农民对农业科技的需要,李罗斌又审时度势,拓展了农技站的承包业务(包括单纯的技术费、药械出租、病虫害全包等),走上了“靠技术成本起家,靠系列化服务发家,靠严格管理持家,靠科技推广富万家”的发展道路。

以“系列化服务”为例,泉塘子农技站会适时向农民发出《病虫防治通知》。《通知》包括防治时间、防治对象、使用药剂、注意事项等,十分详细具体;新发现了病虫,农技站会在营业厅摆放病虫标本。对农民兄弟来说,这可比单纯的讲解与文图资料,更直观更生动。

难怪,1993年4月19日,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朱镕基亲临视察时,动情地说:“你们为农民服务,真正做到了家!”

试验、推广杂交水稻不遗余力

与服务上的创新一样,李罗斌对农业新科技、新成果的推广与应用,同样高瞻远瞩。

如,他在姜畲镇水库村试点,帮助农民改良生猪品种,使当地饲养良种猪率达到98%,仅生猪饲养一项人均增收460元;他改变草鱼的饲养配方和喂养方法,曾建成了湖南省最大的“脆肉鲩”生产基地,每公斤脆肉鲩比原先喂养的草鱼增收4-5倍……而截至目前,他引进的新技术、新成果已近300项,累计为农民增收节支1亿多元。

此外,自1985年以来,泉塘子农技站就一直是“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院士的中试示范基地。从三系到两系,再到超级稻,李罗斌共引进292个早晚稻杂交新组合,累计示范面积48万多亩,辐射周边数千万亩,累计吸引了180多国次农业官员、专家和学者前来参观考察。

如今,72岁高龄的李罗斌每天依然会准时上班,田间地头依然有他熟悉而忙碌的身影,而这距他荣获全国劳动模范已相去25年。

“袁先生的人格魅力和对事业的执着追求,感染了我。他80多岁了还在干,我也应该接着干。”李罗斌说这话时,眼睛有光芒流动,坚毅而刚直。他说,把袁先生的科技成果推广应用,变成现实生产力,是他义不容辞的责任。

而在李罗斌坐镇的地方,包括姜畲镇梅花村、泉塘子村、棋盘村等地,至今没有任何土地抛荒,且都栽种了双季稻。这得了梅花村村主任陈旭初、姜畲镇副镇长张坚的证实。

>>返回湘潭在线首页

查看表情排行>>
| | |

热门跟贴(有0人参与)

关键词: 记者走基层

我来说两句查看更多评论查看全站热评排行>>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湘潭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湘潭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湘潭在线”的所有文字、图片稿件,版权均归属湘潭在线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湘潭在线新闻网的明确书面特别授权,任何人不得变更、发行、播送、转载、复制、重制、改动、散布、表演、展示 或利用湘潭在线新闻网的局部或全部的内容或服务或在非湘潭在线新闻网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视为侵权,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来源:湘潭在线”的文字、图片等稿件均为获得信源转载资质的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义,请及时与信源的提供发布者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本站邮箱:XTOL@XTO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