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阅读情境下的湘潭:有声阅读与纸质阅读,其实相得益彰

2017-03-20 17:07 来源:湘潭在线 作者:曾明辉编辑:龚浩敏 [评论][投诉][发帖][投稿]

| | |

湘潭县易俗河镇梅林桥村,一名小学生在认真读书。(记者 方阳 摄)

湘潭县易俗河镇梅林桥村,一名小学生在认真读书。(记者 方阳 摄)

◆央视每周六推出的《朗读者》节目,如同一股清流涌现。在毛主席的故乡湘潭,最早的一档文化阅读有声节目《文学星空》,出现在上个世纪90年代。

◆有声阅读与纸质阅读是并行的,不存在谁好谁坏。它们只是在不同时段唱主角罢了。

湘潭在线3月20日讯(湘潭日报社全媒体记者 曾明辉)2017年2月,刚过完年,定居上海的湘潭人周倩回到了故乡。年近40岁的她,在朋友的不经意推荐下,来到有声阅读的特别空间——醒来咖啡馆。在这里,她意外见到了青春时期的偶像:湘潭电台《文学星空》的主持人周旭东。

《文学星空》是上个世纪90年代湘潭电台推出的一档文学阅读栏目,受众主要是中学生与大学生。当然,他们不止是听众。他们中的一部分人,成为《文学星空》栏目中的投稿人。周倩是这个节目的忠实粉丝,“它慰藉了我的青春。”

25年后,周倩在醒来咖啡馆遇见声音超富有磁性的如风老师时,并没有将他与25年前的偶像声音关联起来。直到听到“周旭东”的名字时,她才猛然醒悟过来。

当年的周旭东已改名为“如风”,但有声朗诵的声音,从没有消散。当央视节目《朗读者》应时火热,湘潭这座城市里,关于有声阅读的声音,有支持认可,也有反对质疑。连日来,我们就此进行采访。

如清流般涌现的文化节目《朗读者》

“央视推出《朗读者》这个节目,从大众层面来说,是个很好的事。”3月15日,作家刘剑桦在齐白石纪念馆的办公室内,这样聊及有声阅读这个话题。除了说话,他还在做另一件事——瞅一眼桌上的便签纸条,继而在手机上写下短句子。“小朋友的画真有意思,我忍不住写下点什么。”

2月18日,春节过后没多久,央视在每周六晚推出《朗读者》节目,由当红的董卿担任主持。每期邀请5-6位嘉宾朗读散文、书信等。这些嘉宾,有名人、明星、作家,也有在生活中活出自我光彩的“普通人”。这款读书节目一出来便迎来火爆的局面,“文化盛宴”“综艺清流”等标签随之而来。

在某机关单位供职的冉春雷对《朗读者》节目情有独钟。“在《朗读者》中,好几次出现过汪国真的《走向远方》。每一次出现,我都热血沸腾,情不自禁地跟着诵读。”冉春雷称,这首诗歌,让他想起了自己大四备考的情景。也正是从那里,他渐渐走向人生的远方。

关于朗读,中国自古读书,便是摇头晃脑诵读书籍。当时,“读书”的概念,并未如今天人们通常默认的“看书”一样,定位在纸质阅读上。在某酒店担任管理职位的曾方圆称,自从毕业后,便不再有朗读的习惯。“节目选取了《背影》等名篇,把我们过去的阅读时光,都一一打捞了起来。那些不曾知晓的文章或故事,又通过朗诵节目,向大众传播开来,达到学习的效果。”

刘剑桦认为,《朗读者》节目的火爆,与当下中国的经济先行的社会环境不无关系。“随着经济的发展,文化近乎成了奢侈品。从这个节目的大众性来看,文化古国终究会回到文化上来。”

更多人把焦点放在了有声阅读的题材上。从耶鲁大学毕业的大学生村官秦玥飞,与他的团队选择的是迟子建的作品《泥泞》,以此显现扎根农村的决心。

董卿曾坦言,选材的标准在于打动人。打动人的作品,因人而异。对刘剑桦来说,打动他的作品,是一封富兰克林的信。

60年前,当时读小学五年级的刘剑桦,在故乡衡阳的地摊的一本小书里,读到了这封信。信里讲述富兰克林受人恩惠,想报答时,对方告知的是,“你不需要还我的钱。当你以后遇到需要帮助的人时,也尽可能去帮助他。”这封只有几百字的书信,所表达的善意与哲思,一下子打动了刘剑桦。“如果让我读,我就来选择这封信。”

有声读物风靡一时,谁是你的眼?

有人读,就有人听。当央视的《朗读者》节目推出后,媒体人侯幼篁又重温了《朗读者》这部电影。这部由只有9万字的小说拍成的电影,讲述了15岁的小男生米歇尔与36岁的售票女人汉娜的爱情故事。他们在一起时,其实是文盲的汉娜总让米歇尔为她朗诵一篇文章,她便沉醉在这份朗诵的氛围里。对汉娜而言,米歇尔是她的眼。这份纳粹时期的爱情,讲述的不是爱情,也有对人性的反思与拷问。

像汉娜与米歇尔这样一对一的听与读,生活中并不多见。但随着手机网络的传播,一些有声阅读软件,如“为你读诗”等软件、“读睡”等微信公众号逐渐涌现。通常而言,人们认为这种有声读物,对不识字的孩童及看不清的老人更实用。北京的《读库》推出的“读小库”推出的低幼年龄的绘本,也都做好了有声化的配套产品。但事实上并不只是老幼,有声阅读,准确地说,听有声节目,正成为一部分没有时间阅读者的生活方式。

对市内某幼儿园园长罗银芝而言,早晨的时间总是忙碌的。然而无论是起床、洗漱、做面膜、收拾屋子,还是吃早餐,她都会先打开手机里的《睡前伴读》《十点读书》等有声公众号。“翻到喜欢的文章,让主播或磁性或婉转的声音在空气中弥漫,文中的故事与意境似乎触手可及,往往一两篇文章欣赏完,那些活儿也就完毕,早餐也已吃完,真是美妙又惬意。”她对有声阅读,特别钟爱。

随之而来的是有声读物。近日出版的 《为你读诗(第二辑)》有声诗歌作品集,包含了诗集、光碟等,收录了包括濮存昕、孟京辉等60多位各界翘楚的读诗作品。这些作品,多为古今中外充满生命思考与哲学探寻的诗篇。长沙述古人文书店采购了这套书进行销售,“我们希望在快递迭代的移动互联网时代,依旧保持某种可珍的静止不变。”

我读故我在,你在为谁而读?

有了听,也便多了读。“读,不是光念那几个字而已,而是需要注入朗读者的情感,需要朗读者进行再创造,这样才能读出味道来,才能读出气质来,才能读出文化自信来。”喜欢阅读的冉春雷这样表达。“第一次站起来朗读,很不自然,后来就越来越自然了。”

在湘潭,阅+书店举办诗歌朗诵会,并在店内设有音频室,都隐性表达了当下人们对阅读的需求。

如同网络购书无法彻底替代实体书店购书一样,认为“有声阅读的线下体验是无法替代的”播音主持人如风,在2014年8月,与妻子开办了醒来咖啡馆。

这家希望能为人们提供朗读、阅读和写作的独特空间,吸引了大量文学爱好者和诗歌朗诵着的到来。每逢节日,北岛、顾城等诗歌朗诵会应时出现。前不久的情人节,湘潭县诗人章柏勋的情诗朗诵会,在这里举行。今年1月,醒来朗读者艺术空间在长沙成立,除了接纳喜欢朗诵的人,朗诵指导等也成为主要内容。

“回头一看,醒来咖啡馆已经坚持4年了。我们期待一种人文精神的回归,但从发展来看,这实际上走得很艰难。”醒来咖啡馆的馆长莲子负责管理,她的先生如风负责朗诵等专业事宜。4年时间里,来醒来咖啡馆的人,已经写满了4本留言本。

朗读,是为谁而读?让·保尔·迪迪耶洛朗著有《6点27分的朗读者》一书。早晨6点27分,吉兰·维尼奥勒按时搭乘去工厂的快铁。他挑选靠门边的橙色椅子坐下,从皮包里掏书页,开始为车厢里的乘客朗读。当有人向他道谢,他只是笑笑:我这么做,并不是为了你们。

更多的人,“为你读诗”、“为他读诗”。读出的,却是自身的种种感动。在醒来咖啡馆,从加拿大、德国回到故乡湘潭的人来到这里,朗诵余光中的《乡愁》;当地文化学者把在外地工作的女儿,带到这儿,感受父女之乐。“我朗诵《未知》时,会联想起生活中的种种经历和感受。对我而言,朗读更接近生命的本质,它让我浮躁的心静下来,在繁复琐碎的生活中得到缓解。”湘潭县百花学校的老师李青梅参加过几次朗诵活动,被这种活动氛围深深打动。

如风的想法是,“每个人都有朗诵的潜质”,他希望通过朗读,让不自信的人,获得自信。年底,他还将尝试在长沙开创一家以有声阅读为主的小众书店,帮人选书,带人朗诵。

有声阅读,能唤醒人们对纸质阅读的兴趣吗?

值得深思的是,这种有声阅读,会唤起民众对阅读多大的热情,有多少会转化为内在驱动力?主持人董卿曾在回应媒体时称,很难就此进行统计。“但如果说唤醒了观众的一种新的认知,就成功了一部分。所谓的知识点是没有太大用处的,我知道一百首诗,一千首诗,这些数字是没有意义的。有意义的是,你从中认识到了什么,或是跟你的人生体验是否有所结合,帮助你成长,重新去审视周边。”

《新京报书评周刊》3月14日发表了文章认为,《朗读者》再火,也治不好中国人的阅读贫困。“阅读是需要时间和闲暇的,若一国民众还处在一种大范围的疲于奔命状态,为基本的物质条件何保障殚精竭虑,要求他们多花点时间读书,终究显得强人所难。”

不可否认,《朗读者》节目希望以朗读这种形式,唤起更多人来阅读。就如董卿所言,“阅读是很私人的事情,但朗读不是,朗读要有对象,它和唱歌一样。我对文字是有偏爱的。我其实是变相给大家一段阅读时间,不长,也就一个多小时。”作家梁文道也推出一款《一千零一夜》节目,他希望以这款 “只有晚上,只在街头,只读经典”的网络读书节目,成为一座桥梁,让更多观众回归文字,回归对经典的阅读。用语音这种形式,传播入心的故事。

关于纸质阅读与有声阅读的关系,引发不少人的探讨。从某种程度上说,有声阅读与纸质阅读是并行的。

“电脑、电台、纸质书、电子书等,其实都并不会消亡。我们看到的只是,哪一个阶段,谁在唱主角。”刘剑桦今年71岁了,读了一辈子书,早已习惯了纸质阅读,但他并不排斥电子阅读。“从电台这块看,听书,不方便回翻。相比之下,纸质阅读,就能轻松实现了。”

刘剑桦认为,好的朗诵,并不只是声音,而是需要很好的文化素养,对作品有自己的深刻领悟。“为什么濮存昕等人的朗诵,我们会听得那么入心。说到底,是他们的文化素养高。”

三言两语

冉春雷(某机关单位工作人员):

《朗读者》自开播以来,无论我多忙,每期必看。因为,我在节目里,在众多朗读者身上,我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我总在探寻到底是什么让我迷上了《朗读者》,或许是董卿太过优雅,或许是每一个朗读者背后的故事感人至深,或许是我对朗读有一种别样的情愫,亦或许只是它恰好投进了我的波心。

今年全国“两会”上有政协委员建议:设立全国朗读日,要让朗读成为一种习惯。我以为,这个建议是可行的。我喜欢纸质阅读。我觉得有声阅读是建立在纸质阅读的基础上,而有声阅读则是对纸质的内容投入了情感,进行了再创造、再加工。

许孟强(湘潭县某电视爱好者)

我喜欢看电视。虽然我没有读多少书,但《朗读者》节目一推出来,我就特别喜欢看。每个朗诵者,或者朗诵的故事,都很吸引人。在他们身上,我就像看到了自己。

侯幼篁(电视媒体人):

我对有声阅读是特别钟爱的。早晨的时间总是忙碌的,起床,洗漱,做面膜,捡拾屋子,吃早餐,每每这时我都会先打开手机里的有声公众号,如《睡前伴读》《十点读书》。

翻到一篇自己喜欢的文章,让主播或磁性或婉转的声音在空气中弥漫,文中的故事与意境似乎触手可及,往往一两篇文章欣赏完,那些活儿也就完毕,早餐也已吃完,真是美妙又惬意。

曾乐(五岁小女孩的母亲):

尽管现在有很多儿童讲故事、宝宝读诗等公众号或者软件,但我仍坚持睡前给孩子讲故事,或者和她一同朗读。

这些软件的朗诵水平很高,也很专业,但无法替代亲子阅读的时间。每个小孩感兴趣的地方不一致,我在朗读中加入一些独特的腔调或动作突出书本有意思的部分,你会发现她正把眨着眼睛新奇的瞅着你。这也是我享受朗读的一个很大原因。

我喜欢在共同朗读中,增进与孩子的感情。

龙琳(市一中语文老师):

有声阅读与纸质阅读,其实只是不同的传播媒介而已。它们之间并不冲突。书本阅读,更适宜纸质书。诗歌和文章,可以与有声朗读相结合。

(曾明辉 采访 整理)

>>返回湘潭在线首页

查看表情排行>>
| | |

热门跟贴(有0人参与)

关键词: 有声阅读

我来说两句查看更多评论查看全站热评排行>>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湘潭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湘潭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湘潭在线”的所有文字、图片稿件,版权均归属湘潭在线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湘潭在线新闻网的明确书面特别授权,任何人不得变更、发行、播送、转载、复制、重制、改动、散布、表演、展示 或利用湘潭在线新闻网的局部或全部的内容或服务或在非湘潭在线新闻网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视为侵权,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来源:湘潭在线”的文字、图片等稿件均为获得信源转载资质的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义,请及时与信源的提供发布者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本站邮箱:XTOL@XTOL.CN